空谷采幽兰

【我爱甜文✨微笑生活】
做文画人真难
❤真心换真心❤

激情作画
p2画风突变kiss
祝两位老师友谊长存友谊长存

【我不是搞到真的了吧😳😳

山海无隔 7

Chapter 7 千年一梦

山花&双北

“先生是木兰国的人?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“先生放心,我既用你,必是信你。先生放手安排便是,安危自可交由本王。”

“白,我已派出伪装的刺客,你去魏将军归途上接应,一切随机应变。”

“先生放心。”

“太子殿下,湖国来使包藏祸心,臣愿听从殿下差遣。”

“白,事既已成,此处终非久留之地,你……”

“先生,我……不走了。”

“好吧,去留随你,注意安全。”

“我不是告诉你要注意安全吗?怎会中了湖国人毒箭?”

“先生,是他们突然出手,我就在将军旁边,怎能看着他受伤?况且,他是你计划的一环,不容有失……”

“快闭嘴休息下吧,小崽子,好好养伤,日后不准如此冲动了。”

自湖国公主遇刺以后,京中巨变 。

公主是撒太子派人杀的。

魏将军伙同撒太子谋反。

一桩桩惊天的事件一浪盖过一浪,令人眼花缭乱难辨真假。

太子和将军被赐死后,人心的浮动并未被压制,反而更是在皇上驾崩时掀上高潮。

炅谋士篡得政权已是一年有余。

江山早已换上木兰的旗帜。

他常常夜不能寐,只能在心里想一想那个曾与他朝夕相伴的人。你可真狠,让我放心,就放成这样?

“你看,这半个天下都是我的了,可你去哪了?”

帮助炅一路走来的狄仁白在江山易主后归隐江湖。曾经明媚的少年一去不返,取而代之的是冷漠的面容和紧缩的的眉头。不时从远方传来的书信成了炅在这泥沼中唯一的挂念。

炅谋士将帝位传给了侄儿,之后便不知所踪。

两人终生未娶,至于原因……何必再说?

皆非执迷不悟,只道是情之所钟,此生不换。

魏管家从睡梦中醒来时已是满脸泪痕。

当他仔细回想梦的内容时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魏上了年纪,许多事都记不清了,何况是一个梦呢?他索性不再去想,起床洗漱去了。

🍃🍂🍂

古代完结,现代是重头戏。

先撒个花吧。

下期有车! 信我!
是真的摩托车
美团外卖的那种

山海无隔 6

Chapter 6

这期是 主双北

富丽堂皇的大殿中央,坐着当今南国的皇帝,气度不凡。

这位皇上虽然年事已高,但近些年在这位皇帝的治理下,南国的国力一直处于强盛的状态。但,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是不可逆的。人人都知道,太子继位的日子不远了。

有了强盛的国力,有些有雄心的南国人不免想要扩充疆土。不巧,当今的太子就是领头的。太子一直想将与南国相邻的湖国与木兰小国并入南国。但湖国的实力也不弱,若是拼上全部也不一定会输给南国,所以夹在两国边界,平时不大起眼的木兰国的立场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但是,若是能避免战事,岂不美哉?今日南国使者前来共商和亲一事正是为此。

“皇儿,我与湖国使者商议将他国公主许配给你,可有意见?”

有,非常有。撒太子看不清陛下的表情,但可以感觉到他的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,心中冷笑自己何时敢有意见了,他微微顿了几秒,毕(yao)恭(ya)毕(qie)敬(chi)道:“臣,并无意见。”

“好!择吉日,举行大典!”

“太子殿下,魏将军快到京城了。”炅先生斜椅在亭边的栏杆上,茶已经换了几轮,看上去已经等待来者多时了。

“嗯……”撒太子不知怎么开口,他答应和亲的事,眼前的人应该已经知道了。

大家都以为他太子是个留恋风月之人,即使现在不是,以后也一定会是的,撒在不是太子之前就这么告诉自己,爱?会有人允许他有吗?

但现在不一样了,在他救下了从木兰出逃的炅先生之后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那是他之前的人生从未有过的体验。看见他就莫名的开心,他在身边就感到很安心,他离开的时候会失落,一段时间见不到他就会很担忧。

他就像是皇权争斗密霾中的一束破云之光,将他从迷茫中拯救。他既是欣喜,又是悲哀,有时竟暗暗羡慕起那些穷苦的百姓来。

这样的感情,大概在别人看来,是枉顾天理人伦的吧,不知道炅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呢?

那天,炅先生对他表白心意的那天,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,他只记得自己几乎陷入了疯狂。

看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有时候不一定会失败嘛,他这样想到。

他撒太子就算背叛天下人,也不会辜负了眼前之人。这个计划,他想了很久,一旦成功,除非炅不要他了,否则再不会有任何事情能阻挡他们在一起。木兰罪臣怎么了,他难道护不住?

只是,这件事不能说,绝不能说!一旦失败,牵扯甚广,后果,有他一人来担就足够了。

气氛在长久的沉默中陷入了微妙的平衡。

“……我相信你,无论做什么,我都支持。”炅谋士轻轻开了口,一抬眼便对上了撒太子的目光,他坚定的看着撒太子,“我说了,我相信你。”

撒太子一下扑到炅的身上,静静的抱着他,

也不说话,极力想将时间停留。炅看着埋在自己肩头的撒,感觉到他在笑,静静的回抱着。

幸好,我不是一个人。

2018中秋特辑

山花×双北

明侦世界平行时空设定

欢乐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.     中秋节照例是在宫里庆祝的,但撒太子在与皇上和母后小酌了一番后急急忙忙的告退了,哦,没有忘记带上平时不易吃到的点心。昔日王府的别苑中,炅谋士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炅谋士正闭目养神时,撒太子悄悄挪到他背后,正待他想把手悄悄放在他肩上施以惊吓攻击时,炅笑眯眯的回抓住他的手,歪了歪头:“来啦,茶泡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撒太子见惊吓不成,失望的扑了上去,做作的表现出一副极为委屈的样子道:“先生为什么总是能发现我呢?(╯﹏╰)”炅谋士晃了晃,抬起眼眸,似笑非笑的说到:“你在我心里呢,我怎会不知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完了,完完完完了。炅谋士竟然会说情话撩他了!!!撒太子惊慌的用一块精致的小点心堵住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时间,四目相对。眼波流转,似真似幻,濯濯如月,星辉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 撒太子在炅谋士额上轻轻落下一吻:“中秋快乐。”

2.     在这个充满温馨气氛的节日里,急着回家的人可不止撒太子一个,魏将军也是其中之一。这可是他和狄仁白要度过的第二个中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当他回到家,却并没有发现狄仁白的身影。这可把将军急坏了,他到底跑哪去啦?他询问了几个仆从,都遮遮掩掩的表示将军我不知道,别问我。连府里年龄最长的老妈妈也神秘的让将军不要心急,说不定只是自己出去玩玩。

         将军:???

         魏将军回房坐了没一会儿,就传来了敲门声,大概是来送月饼的仆人。可是他的心尖之人没在身边,一个人怎么吃的下去?魏将军闭着眼睛,捏了捏眉心,轻声道:“辛苦了,放在案上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可是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,他疑惑的抬起了头,只见狄仁白正端着一盘月饼,笑意盈盈的看着他。正待魏将军想要问他去哪的时候,狄仁白已把一块月饼送至他的嘴边:“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魏将军气鼓鼓的吞下一口,被那奇妙的味道震惊了。他瞪着眼睛:“你做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狄仁白:…… 承不承认呢?这不应该是很感动的画面吗???

         魏将军大笑着将狄仁白揽住,小鸡啄米似的叨了一下嘴唇:“我是说,真好吃。你也尝尝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中秋快乐。”随即是一阵缠绵的吻。嗯,糖加多了,下次注意。

3.     白保险和勋外卖正处于年轻气盛,为了事业而奋斗的阶段。两人没什么钱,合租了一间50平方米的小房子,等攒够了钱再买个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中秋节订外卖的人也不少,勋外卖看上去还要忙到很晚。白保险今天就没什么事,准备好月饼和零食在家看着篮球赛的重播,等勋外卖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 勋外卖接完最后一单,带上分发的两盒月饼,匆忙往家赶。楼下的撒拉拉沙拉店挂上了关门的牌子,但里面的灯还是亮的。勋外卖很感激从不催房租的何,于是敲了敲门,想给他们一盒月饼。(不要问我为什么找何喂狗敲撒拉拉的门)

        果不其然,两人从里面厨房探出头来。何笑眯眯的拿出了新鲜出炉的月饼给了勋,几人互道了中秋快乐后各自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等勋外卖回去的时候,白保险抱着垫子,在狭窄的沙发上睡着了。勋外卖轻轻撑着沙发,亲了下脸。只见白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蹭的一下红了,慢慢睁开了眼,默默的把台调到了中秋晚会,僵硬极了。勋外卖放下东西,挤到了白旁边,若无其事的看起了晚会:“小白,中秋快乐。”


4.     本来撒拉拉是想出去买月饼的,但何喂狗非缠着他要自己做。于是撒拉拉为了不弄脏房间,带着他到了店里。

        说是要自己做,可到了案旁就变成了撒拉拉满手面粉的在做,何喂狗带着他的五彩柯基战队在一旁托着脸悠闲的看。怎么办,自己惯出来的不还得自己宠着?

         做好了一盘后,撒拉拉不想做了。这时有人敲门,何发现是勋外卖,急忙高兴的包好了月饼送给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够了,继续。”何仰起脖子兴致盎然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撒拉拉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在做了很多月饼后,何撒(?)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店里。街上的行人已经少了很多,两人五狗静静的漫步街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两人慢慢的牵上了手,在沉默中各自望天:“中秋快乐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🌸祝大家中秋快乐🌸
@苦丁葱白

山海无隔

高三了
可能没什么时间
但绝不会坑
相信我

p4. 古代篇来啦

不要坑不要坑

拉手手啊啊啊啊啊

撒老师~我画完啦~

嗯 我也完了